當前: 首頁
> 聚焦> 依法維權
專家接受女報記者采訪認為:“男學生踹傷猥褻男”案不宜以犯罪論處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08.27 字號:【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王春霞

8月26日,據永州新聞網報道,對近日網民關注的“男學生踹傷猥褻男”案,湖南永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視,已責令冷水灘分局撤銷案件,立即解除對胡某某的刑事拘留,提級由市公安局重新調查。對雷某某猥褻他人的違法行為,冷水灘分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處行政拘留15日。

永州市公安局冷水灘分局官方微信“冷水灘公安”8月25日發布案情通報,8月21日,冷水灘公安分局在辦理一起故意傷害案中,對胡某某(男,2002年1月7日出生)予以刑事拘留。

經查:6月1日18時36分,在冷水灘區某商場內,雷某某(男,1966年2月4日出生)用手臂故意碰撞艾某某(女,2002年9月17日出生)胸部,艾某某的同行男友胡某某因此與雷某某發生爭執。后雙方來到商場監控室查看監控過程中,雷某某借機跑出監控室,胡某某追至商場外停車場,兩次腳踢雷某某,但未踢中,第三次腳踢雷某某致其倒地受傷。經司法鑒定:雷某某右肱骨頭粉碎性骨折、右股骨粗隆間粉碎性骨折,上述骨折均為新鮮骨折,兩處損傷分別構成腿傷一級。

針對雷某某猥褻他人行為,公安機關已于6月1日受案調查,鑒于其仍在治療期間,暫未采取強制措施。

在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看來,胡某某的行為不屬于正當防衛。因為不法侵害已經結束,事后的攻擊行為不屬于正當防衛。但是,對胡某某的行為也沒有必要以犯罪論處,贊同湖南永州市公安局責令冷水灘分局撤銷案件,立即解除對胡某某的刑事拘留的做法。

羅翔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我國刑法規定了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險兩種法定排除犯罪性事由,同時,事實上還有大量法外排除犯罪性事由。民眾可以自由行使一些道德權利,不受刑法干涉。最典型的是自己的摩托車被偷了,沒有報警,第二天把摩托車騎回來了,屬于自救行為,是被法律許可的行為。胡某某的行為屬于法令行為中的扭送行為,屬于法外排除犯罪性事由。

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四條規定,對于有下列情形的人,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處理:(一)正在實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時被發覺的;(二)通緝在案的;(三)越獄逃跑的;(四)正在被追捕的。

在羅翔看來,胡某某的行為如果是將雷某某送到公安機關,就屬于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四條第一項的規定,正在實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時被發覺,可能屬于扭送行為。

“扭送行為的手段目的應具有一定的相當性。”羅翔說,需要判斷胡某某的扭送行為和對雷某造成的輕傷后果是否具有相當性,在大部分人看來,也許具有相當性。這一行為即便屬于扭送過當,也和防衛過當一樣,一般都屬于過失犯罪。因過失導致輕傷不構成犯罪。即使是扭送過當,也不構成犯罪。

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四條針對的是犯罪行為,雷某屬于違法行為,是否適用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四條的規定?

羅翔認為,民眾對犯罪的理解并不需要達到專業的程度。雖然刑事訴訟法將扭送限定為犯罪行為,對一般老百姓而言,認為是犯罪,覺得可以扭送,但事實上不構成犯罪。這也屬于假想的扭送。假想扭送也可以排除故意,有過失定過失,無過失定意外事件。無論將胡某某的行為認為是扭送、扭送過當,還是假想扭送,因為造成的是輕傷,都沒有必要以犯罪論處。

羅翔說,刑罰是最嚴厲的懲罰措施,一定要具備道德上的正當性。道德上被容忍甚至被鼓勵的行為一定不是犯罪。無論如何,善行不能以犯罪論,否則違法就并非不義反而是榮耀了。司法活動必須考慮民眾道德情感,才能保證司法的公信力。刑法的合理性不是取決于形而上學的推理,而是源于它所服務的道德觀念。司法的作用不是變得更加剛性,而是要用道德上的潤滑劑讓法律變得柔軟,滿足群眾的常情常感。

欧美高清性爽毛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