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今日看點
大國點名,她們在行動——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中女性普查員素描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11.17 字號:【

今年11月1日起,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登記正式開啟。而從今夏起,“七普”的前期試點工作、入戶摸底工作已經有條不紊地展開。在這項遍及城鄉的龐大工程中,700多萬人口普查員走入千家萬戶開展普查登記,其中女性普查員占極大比重。夜晚入戶、周末無休已成為她們在這段日子里的工作常態。

近日人口普查的“短表”上報已開始。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在與女普查員的接觸中,發現她們都用相似的一句話打開話匣子:“我現在滿腦子都是表”。在她們的講述中,我們走近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聆聽本次大國點名背后的故事。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見習記者 范語晨

聶萌妹:人普指導員的擔子和感動

北京市東城區東華門街道南池子社區黨委書記聶萌妹是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員,也擔任此次普查的指導員。從前期的普查員培訓、普查工作的社區宣傳到現階段登記上報,她既是領頭人,也是一線工作者。

據她介紹,南池子社區是很有代表性的老北京居民區,外來人口不多,本地居民中老年人占較大比例。聶萌妹和同事們充分考慮不同普查對象的情況,摸索出了細化的工作方法:“我們這個社區老年人比較多,比起年輕人,登記老年人信息的時間肯定要長一些,比如說話他們可能聽不清楚,需要我們語速慢一點……這些都需要我們在工作中運用一些技巧。”

在今年這個特殊的年份,社區人口普查最大的壓力是要同時平衡其他工作,尤其是防疫、人普雙結合,兩手抓。“因為疫情影響,上半年幾乎所有任務都壓在了下半年,所以普查以外的中心工作特別多,導致今年的普查時間緊任務重。”聶萌妹說。

擔子雖重,普查員團隊的工作勁頭卻一直很足,這也讓聶萌妹感觸頗深。“我們社區在整個街道里人口是比較多的,有近3000戶8000多人口。我們16個普查員要負責這么多人的登記,工作量非常大。而且團隊中女性較多,家里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因為白天很多居民不在家,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入戶……但大家干起活兒來還是勁頭挺足。”聶萌妹說,從疫情發生到現在,我們幾乎都是滿負荷工作,大家都很辛苦。“第一輪上報要求15號前完成,但我們要提前到11號完成,留出改錯的時間和余地。”

聶萌妹的婆婆在另一個社區做書記,這次人口普查,她們是婆媳齊上陣,“有密集任務時,我們兩個要同時加班,孩子只能留在家里。”陪孩子的時間很少,聶萌妹有憾卻無悔。

張萌:兩次人普的見證者

南池子社區另一位優秀的普查員是社區服務站站長張萌。在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期間,她曾代表北京市參加了《天天向上》人口普查特別節目。談及扎根社區十多年的工作經歷,張萌樸實地表示:“沒覺得自己的工作有什么值得驕傲或者夸耀的,都是實實在在的活兒。經歷了兩次人口普查工作,倒是感覺自己挺幸運的。”

據介紹,第七次人口普查在數據采集方式上有許多新的變化,比如首次采用手機自主填報等電子化方式,這方便了數據采集,但也存在部分老年人操作智能手機有困難的問題,“幫助老人填報信息需要我們普查員多一點耐心,但是電子填報還是比以往的方式有優勢,信息的準確性會提高,也便于傳遞和保存。”

設備和方式變了,繁忙工作中卻有驚喜。此次人口普查中,令張萌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熱心的居民:“我負責的那片,大雜院特別多,平房區住戶的結構比較復雜,信息很容易混亂。有一個院兒,常住居民就兩三戶,掛著戶口的卻有20多戶。里面有個居民叫琚燕華,我當時拿著住戶的圖下去的時候,她就說你這畫得不對,特別細心地幫我一家一家核對,還拿著筆和紙幫我改圖,特別熱情。最后終于把戶籍、居民和房間號全對上了。”人們的理解和支持,讓張萌倍感溫暖。

余俊青:農村人普的苦與樂

鄉村是我國人口普查的另一個廣袤區域。一方面,隨著城市化的推進和人口流動加快,農村的人口結構呈現出復雜的變化;另一方面,鄉村熟人社會的交往文化依然存在,因此鄉村的普查工作與社區有著不同的體驗。村干部是鄉村人口普查最基層的組織者和排頭兵,江西省九江市范鎮良田村的婦女主任余俊青就是其中之一。

從今年夏末秋初開始,良田村村委會就開始響應國家號召,開展第七次人口普查宣傳。“我們村委會有一個大微信群,也有分小組的微信群,我們會在群里發消息,也會在村里張貼一些人口普查的宣傳頁,讓村民提前知曉人口普查的重要性。”余俊青介紹。

與城市較為分散、疏離的人群組成不同,村民對本村干部和普查員很熟悉,因此獲取信息的過程相對順暢。“我們鄉下要比社區簡單一些,大家互相都認識,所以不會擔心詐騙等問題。當然,我們在宣傳過程中也會提醒村民,要注意甄別普查員的身份。”余俊青還談到了農村普查工作的一些技巧:“比如有些老人記不住自己的身份證號,我們就根據醫保、社保的底冊來查找他們的信息,幫助他們填報。”

雖說農村普查的信息獲取比較容易,大量信息的錄入卻是個苦差事。余俊青說:“今年有電子填報的方式,但農村人可能不大會用,所有我們都是口頭詢問大家,然后統一回來登記。”

于是,三個村干部在承擔其他村委工作的同時,要完成2000多人口、700多戶的上報。這些日子,余俊青和幾個普查員在村委會經常一起加班到半夜,趕進度的時候就吃快餐,甚至來不及吃飯,“用平板電腦和手機上報資料要格外細心,信息有一點差錯或者邏輯關系對不上,都沒法審核。”

袁陸儀:學校中人普的重點是信息整合

高校是大學生聚居的小社會,也是人口普查的重點區域。由于戶籍管理和身份的特殊性,學校的人口普查有著特殊的工作方式,普查員也體驗著不同的辛苦。

記者了解到,出于專業與人普的密切相關性,中山大學人口學專業的所有碩博士生都成了此次的校園人口普查員。博士生袁陸儀就是其中一員。

在學校招募普查員的階段,袁陸儀的導師便對此事很上心,“導師對我們說,人口普查事關國家的基礎信息、人口政策,同樣也是我們專業做科研關鍵的底層數據,所以他鼓勵我們盡量參與其中。”

高校學生基本都是學校集體戶,因此學校的人口普查組織方式是集體式、大范圍獲取信息:先從保衛處拿到學生的戶籍資料,然后從宿管拿到住宿情況資料,還包括留存在院系的部分信息,然后把這些表進行匯總,統一填報。

袁陸儀說,學校人口普查有現成的信息可以依托,但麻煩在于將多套系統中的信息進行整合:“一開始我們覺得這個事兒比較簡單,但后來發現,人口普查的原則是要以建筑物為單位進行登記,這意味著要弄清楚宿舍里每個人的信息。但學校里存在很多混住宿舍,一個宿舍里四個人有可能來自不同的學院,室友之間彼此對于具體的信息可能把握不準確,而學院和宿舍又不屬于一個管理系統。” 袁陸儀解釋說,遇到這種情況,就需要找到他們的聯系方式,再去院系分別搜集信息、最終整合在一起,“還有一些未將戶口遷入學校的學生,也是普查工作中需要格外關注的對象”。

與前六次人口普查相比,身份證號是第七次人口普查新增的登記項目,袁陸儀認為,這一項看似繁瑣,但其實給普查工作帶來了不少便利,很多信息通過身份證號的關聯能夠自動識別,不再需要手動錄入,“從人口學專業的角度,這也反映了我國人口普查政策和工作逐漸趨于成熟和現代化”。

從城市街道、田間地頭到大學校園,女普查員們不約而同地用一句話來結束與記者的談話:“時間緊任務重,我們要趕快繼續工作了。”

欧美高清性爽毛片大全